<tt id="fkfa9"><form id="fkfa9"></form></tt>

    <cite id="fkfa9"><span id="fkfa9"></span></cite>
      <cite id="fkfa9"><form id="fkfa9"></form></cite>
      <cite id="fkfa9"></cite>
      <ruby id="fkfa9"></ruby>
      <rt id="fkfa9"></rt>
      <b id="fkfa9"><noscript id="fkfa9"></noscript></b>

        飛天文學網,筆下文學,你永遠的心靈家園! 繁體中文 網站地圖

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筆下文學 >> 電子書下載txt免費下載 >> 言情小說 >> 內容

        藏海花

        時間:2013-5-10 22:27:08 點擊:10592


        藏海花 作者:南派三叔

        藏海花在線閱讀

        藏海花


        《盜墓筆記》前傳,屬于“悶油瓶”的傳奇。
        在西藏墨脫,在雪山之巔,
        一切。從一座喇嘛廟開始。
        那個年輕人,身懷秘密。自雪山而來。



        【引子】

        (1)

        陳雪寒并不了解西藏,當兵復員后他就來了西藏,他在那曲待了一年多,在墨脫待了三年,但也僅僅是待著而已。

        他對西藏的了解僅限于他看到的,待在那里的理由,也不過是,習慣了。

        在他眼里,把西藏的一切用文字羅列下來,是一種舍本求末。他不需要了解西藏,因為西藏對他來說不是一個概念,他喜歡的是這里的本身,而不是名字。對于念叨著仰慕西藏神秘文化的來客,他并不以為然。為什么來這里?理由在清新又稀薄的空氣中,在莽莽大雪山中,在靜的猶如天堂的雪域曠野里,不在那些浮夸的廣告詞般的言語里。

        早先的幾年,他靠偶爾幫游客打打零工,當當腳夫賺錢,到了墨脫之后,他開了一個破舊的飯館,那年頭沒有那么多錢多燒腦的人來西藏尋找生命的意義,他的客人大部分是探親的軍屬和當地兵站的邊防人員。

        墨脫一年中有八個月大雪封山,多雄拉山兇山惡雪,大雪封山的月份中,客人極少,他獨居在飯館的后堂,那種寧靜使得他著迷,而也極少有人會打擾他的寧靜。

        他不知道自己的這種避世的欲望是從哪兒來的,也許是因為他在兒時的睡夢中,夢到過自己站在雪山之巔的那種平靜,所以他追尋而來。

        不過,也不是每一年,他都能享受到這種平靜,2000年的那一個冬天,是一個例外。

        (2)

        那個冬天,陳雪寒已經不記得是幾月了,只記得已經連續下了三天的雪,他早上起來掃雪時,就看到了那個喇嘛站在了他門前。

        這是吉拉寺的喇嘛,好像名字叫扎吉,早年和陳雪寒偷討過酒喝。吉拉寺是雪山上的喇嘛廟,處在不太高的海拔上,當腳夫的時候陳雪寒經常去那邊,和他們都很熟悉。

        從吉拉寺到這里,要半天的時間,那時天色微亮,雪還未停,扎吉身上結滿了冰花,顯然是在夜里下的山。就算是熟悉山路的喇嘛,在大雪中晚上下山也是十分危險的,陳雪寒料想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,使得他不得不冒著這么大的風險。

        扎吉似乎已經耗盡了全部的力氣,站在那里毫無反應,陳雪寒用比較生硬的藏語問他怎么了。

        扎吉沒有回到他,只掏出一些錢說道:“請給我來一份吃的,隨便什么都可以,我還要趕路。”

        陳雪寒問他:“去哪里?”

        扎吉道:“我要去馬普寺。”

        馬普寺是一個大寺,在墨脫的外面。陳雪寒非常驚訝,因為現在這個季節翻越多雄拉山異常危險,即使有非常的理由,也應該等雪停了找人結伴而行,否則很容易碰上小雪崩,而此時很多地方的山路就已經沒法看清了。

        于是陳雪寒把扎吉讓進屋內,給他準備了幾個青稞窩窩,又問他是不是寺里發生了什么。

        扎吉又偷偷問他要了幾壺酒,才說道:“是這樣,我們來了客人,上師我要到馬普寺去告訴他們這件事情。”

        陳雪寒一聽奇怪,“客人?從哪兒來的客人?有游客進山了?”

        在這個季節,還有人會進到墨脫?現在要過多雄拉山,連當地人都不敢妄動,除非是外面有大隊人馬進來,但如果有這樣的事情,他肯定會聽說的,現在顯然沒有。更何況,這是一座雪山上的寺廟,有客人更加的奇怪。

        扎吉搖頭,邊裹起青稞窩窩說道:“不是從山外來的客人。”說著指了指遠處連綿的雪山,“是從雪山里面來的客人。”

        扎吉的藏語帶著奇怪的口音,陳雪寒聽著怪怪的不是味道,扎吉一定是外鄉人,被父母送到這里做喇嘛。吉拉寺雖然是一個很小很破舊的寺廟,但那里的格西老喇嘛是附近遠近聞名的智者,據說已經有近一百歲了,很多人都把自己的兒子送到這雪山里的寺廟老學習大智慧。
        從雪山里來的客人,這也許是一種隱秘的說法,喇嘛很多的話語都晦澀難懂,之中有著很深刻的淵源。

        陳雪寒知道寺廟里的事情說了他也不明白,而且多問也沒有禮貌,于是幫扎吉裝起包裹,放好酒和食物。

        按照他的習慣,他陪著扎吉走了一段,幫他背著包裹,這也是一種禮佛的方式,雖然陳雪寒不信佛,但他享受這種方式下安寧的氛圍。

        雪稍微小了一些,遠處的多雄拉山一片素白,和灰白的云天融成一體,這種景色讓人心神蕩漾。他們都沒有說話,聽著踩雪的聲音,走了一個小時,扎吉停了下來,陳雪寒忍不住,問是否還是找幾個村民一起去比較妥當。

        扎吉對陳雪寒笑了笑,搖頭說:“不要擔心,我一定會一切順利的。”他說得很安詳,可以看出雖然十分的疲憊,但心中充滿了喜悅。說完他對陳雪寒行了禮,意思是告別了。

        陳雪寒對他回了禮,心中卻有點疑惑,到底在喇嘛廟里發生了什么事情,使得這個小喇嘛能露出這種安詳的神情?

        他有點走神,靜靜地目送扎吉遠去,這是扎吉走了幾步,回頭忽然對他說了一句話。

        他沒有聽懂那是什么意思。那句話被吹散在了雪花里。等他想追上去,那個喇嘛已經消失在白雪中,好像從來就沒有存在過一樣。

        若干年后,他想起這一段情形,總會凝神細想,其實那之后發生的故事,在當時已經有了征兆,而他卻渾然不覺。


        1.

        2010年年末,我從尼泊爾回國后,經過卡爾仁峰山下的村莊,曾經休整過一周的時間。我從尼泊爾帶回大量有藏傳佛教特征的仿古飾品,想用它們作為陳列使用的樣品。在那個叫做墨脫的地方,我把所有飾品整理成了三個大包裹,分別郵寄到杭州三個不同的地址,以減輕之后旅途的負重。

        墨脫的“郵局”有兩種,這是因為墨脫是個相當特殊的地方。它常年封山,進出困難,所有最早時這里正規的郵局只能接收信件,不能寄出信件,一直到近幾年,才有了可以通郵的小路,但郵車也只限每周一趟。

        于是,在當地還有民間的通郵服務,其實就是找人順路帶上郵件包裹。在進出墨脫的人群中,幫別人攜帶郵件包裹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,有些人會作為中間人賺一些錢,我找到的所謂“郵局”就是這種人開設的,雖說不是特別安全,但至少能保證一個時效性。只要有人出墨脫,大概就能知道什么時候能到外面的郵局,之后再轉寄就比較穩妥了。

        離開墨脫的方式有車路,馬幫和腳夫,車路并非全年通車,我來的時候恰好是無法通車的季節,馬幫已經快絕跡了,所以我們找的是所謂的驢友或者腳夫。

        所有的郵件都必須由“郵遞員”一點一點地背出山去,所以郵件的重量不可過重,我為三個大包裹平均重量的過程,花了將近三個小時的時間。

        我就是在那個時候看到那副畫的,它就掛在“郵局柜臺”-------其實就是一個辦公桌上立了塊鋼化玻璃-------后頭的墻上。

        那面墻由淡綠色的油漆漆成,上面掛著如下幾樣東西:一副“鵬程萬里”的水墨字畫,有老鷹和四個大字;三幅雙語錦旗,都是什么“拾金不昧”和“安全保險”之類的褒獎之詞;另外,還有一副油畫。

        油畫不是那種一看就是出自專業畫家之手的作品,那是一副很普通,甚至畫法有點拙劣的畫,畫中是一個人的側面像,從顏料的剝落程度和顏色來看,似乎已經放在這里很長時間了。

        畫中的主體是一個年輕人,我并不懂西洋畫,但是所謂畫的道理,到了一定程度都一樣,這雖然是一副畫法很拙劣的畫,但卻有一股與眾不同的味道。

        我不知道這種感覺是從哪兒來的,畫中的人,上身穿著一件喇嘛的衣服,下身是一件藏袍,站在山間,背后能看到卡爾仁次雪山山峰。不知是夕陽落下還是日初的光輝,把整幅油畫的基調,從白色變成了灰‖黃‖色‖。

        這是畫工拙劣,但在顏色上運用得相當大膽,直接帶出意境的絕妙例子。

        當然,即使如此,也并不說明這幅畫有著相當的價值,我之所以驚訝,是因為我認識畫中的這個人。

        是認識,而非覺得熟悉,是因為,這個人身上的特征和他的表情,讓我絕對沒有任何懷疑。
        一定就是他。

        對于他竟然會出現在這里,我完全摸不著頭腦,因為這個人實在沒有任何理由出現在墨脫,出現在墨脫的一幅拙劣的油畫上。

        這個人的名字,說出來也許只有我知道,他算是一個故友,一個很好的兄弟。這是一個相當不一般的人物,我和他之間曾發生了太多的故事,被記敘在我的另一本書里。我本來以為,他的故事,五年以后與我才能繼續下去。我完全沒有想到,自己竟然會在墨脫再次看到他的樣子。

        說起來,他的不一般,其實現在也變得不再那么神秘,這個人,他是一個盜墓賊。或者,我應該使用一個更加中性的詞語:探險家。

        我前期剛剛認識他的時候,他一直在全國各地秘密發掘古墓,但他并不占有古墓中的文物,后來我才漸漸發現,他似乎是在尋找一些秘密,一些可能隱藏在中國幾個古文明遺跡中的信息。幾年前,我曾經嘗試調查他的身世和他試圖了解的東西,有了一些結果,但是,之后我發現,我的調查浮于表面。

        他也曾經和國際打撈公司有過雇傭關系,或者說,在小范圍合作過。那個國際打撈公司是一個相當大的財團,他們對于這個人相當重視,可見他所尋找的東西的價值大小。

        就在五年前,他從我們的視野中消失了。當然,我了解他失蹤的‖真‖相‖,關于他的事情,我還可以說很多,但這并不是這個故事的主旨。他以前做的事情,在這里并不重要,我看到這幅畫的首要想法是:墨脫是不是他調查中的一環?他在這里出現過,是不是意味著,他當時調查的東西,和這里有聯系?

        但是,當我嘗試去尋找這幅畫的作者時,我便發現并不完全是這么回事,或者說,雖然在墨脫發生的事情,確實和我與他當年的經歷有很大關系,但卻不是絕對的關系。這里的事情,似乎與他本身的經歷關系更大。

        這并不是無關緊要的,對于我來說,他本身的經歷,也有著相當的吸引力。

        當時我問郵局的動作人員,我記得那是一個老頭,有著典型的西藏人民的面孔,我問他這幅畫是誰畫的。老頭向我指了指“郵局”對面,用生硬的漢語告訴我,這幅畫的作者,叫做陳雪寒。

        我把目光投過去,就看到有一個四十出頭的中年人,正在路邊的一個鍋爐房里倒開水。他應該是負責看管鍋爐房的看門人,里頭有開水給附近的居民使用,三角錢接一壺。和外面的大雪比起來,鍋爐房暖和的讓人發面汗,所以很多人圍在鍋爐邊上取暖,這些人穿著都差不多,所有人在人群中樣貌都看不清晰。

        藏民老人家很熱情,看我分辨不清,對著鍋爐房就大喊了一聲:“陳雪寒!”

        這聲音洪亮得好像郵局房頂上的雪都被震下了幾寸,那叫陳雪寒的人,聽到了藏民老人家的叫喊,在人群中抬起了頭來,有些疑惑地看向我們這邊。我便走過去,發現他是漢族人,有一張特別黝黑的臉,皮膚粗糙,看上去,竟然比遠看年輕一些。

        我用漢語說道:“你好,請問郵局里的那副油畫是你畫的嗎?”

        陳雪寒看了我一眼,之后點點頭。我發現他的眼睛沒有什么神采,那是一種過著特別平靜生活的人特有的眼神。因為太多平靜,他不需要經常思考很多的問題,人就進入了一種特別按部就班的狀態。

        我給他遞了煙,就問他油畫的詳細情況。陳雪寒表現得有些意外,打量了我一下,把開水鍋爐的閘門關了,問我道:“你問這個干什么?你認識他?”

        他的聲音格外的沙啞,但是吐字非常清晰。我把大概的情況講了講,也說了這個人大概的背景以及我和他的關系。

        陳雪寒露出了微微驚訝的表情,脫掉白色毛巾做成的手套,走出鍋爐房,“你認錯人了吧,這幅油畫是二十年前畫的,你當時才幾歲?”

        我有些意外,沒有想到那畫的年月這么久了,雖然那畫確實看上去不新鮮。對于他的問題,我不知道該怎么回答,因為真不是一兩句話能說清的,好在他似乎也并不真想知道什么,繼續說道:“這個人和我沒有關系,我也只見過他一面而已,就在這里,在墨脫。”


        .

          【申明】飛天文學網,筆下文學,許多資源來自網上,供廣大同好欣賞學習,并不代表本站觀點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果侵犯到您的權利,敬請告知。
        作者:不詳 內容來自:網絡
      1. 上一篇:妖精的尾巴
      2. 下一篇:一觸即發 張勇
      3. 共有評論 相關評論
        發表我的評論
        • 大名: 登陸后顯示大名
        • 內容:
        • 驗證碼: 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
      4. 飛天文學網 筆下文學(www.hndth.com) ©2004-2021
      5. 本站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 站長:ftwxw@163.com QQ:84362953 京ICP備12001531號
      6. 1819彩票 www.yeo-yeo.com:德阳市| www.mdgc360.com:无为县| www.michaeltrevillion.com:洪洞县| www.myproperties4sale.com:奉节县| www.bj-mrsm.com:桃江县| www.mingyunjiaoxiangqu.com:攀枝花市| www.7088t.com:台北市| www.ystsclq.com:青田县| www.aujardindesgraines.com:锡林郭勒盟| www.yhrnw.cn:阳江市| www.soupesasoups.com:娱乐| www.j5dd.com:佛教| www.baby-photos.net:奎屯市| www.zfhsw.cn:水富县| www.hidprovisionplus.net:肃宁县| www.xlypw.cn:石景山区| www.stokistgreenworld.com:如皋市| www.baidujxcm.com:海南省| www.mayaramegiolaro.com:东莞市| www.anastronaut.com:会昌县| www.548458.com:本溪市| www.jimmysocks.com:北辰区| www.forum-hosting.com:绥德县| www.arcadaproductions.com:古浪县| www.218101.com:永宁县| www.greenitways.com:江孜县| www.wp733.com:双峰县| www.yingchuanglaw.com:衡山县| www.supernac.com:深水埗区| www.sensationsporthorses.com:六盘水市| www.g3676.com:沛县| www.slgdw.cn:扶绥县| www.r3diamonds.com:赞皇县| www.avalonwarriors.com:临海市| www.pinksterfeest.org:汉源县| www.ys2003.com:西和县| www.hust-hy.com:黄骅市| www.jxyataicy.com:安仁县| www.henglian-sh.com:永州市| www.musicrepgroup.com:广水市| www.petespencilart.com:涪陵区| www.xzzygg.com:壤塘县| www.ajcdjs.com:布拖县| www.gjbnc.cn:永州市| www.cjgzw.com:鸡西市| www.fnsbx.cn:和平区| www.936729.com:南溪县| www.jiaxinleather.com:自贡市| www.xiaoluwu.com:临澧县| www.tongyufu.com:齐齐哈尔市| www.qj-metallicyarn.com:武穴市| www.cbrpw.cn:乐山市| www.99533b.com:永吉县| www.hooterspanama.com:张掖市| www.cm966.com:舒城县| www.n9878.com:盐边县| www.w6882.com:北辰区| www.ftb4.com:泊头市| www.auto-exclusive67.com:大连市| www.tmhatter.com:康保县| www.suqinwood.com:五河县| www.znmqw.cn:蒙阴县| www.j1wt.com:宁化县| www.navarrosent.com:赤壁市| www.live2save2live.com:龙岩市| www.ykfone.com:太谷县| www.xiangyanwz.com:阿拉善左旗| www.0898sport.com:洮南市| www.ivtvalvesindia.com:连江县| www.desertridgesuperblock7north.com:永春县| www.sz-jxbjb.com:望谟县| www.maizuyupen.com:七台河市| www.paulovarelahairspace.com:高邑县| www.za1953.com:汪清县| www.changlonggy.com:中江县| www.cbplanningpartners.com:阿城市| www.kmnwr.cn:青冈县| www.chezspecter.com:浦县| www.xinsss777.com:罗山县| www.yookow.com:邵阳县| www.pruebastf.com:灵山县| www.ahmeterozenci.com:海口市| www.henglian-sh.com:三亚市| www.silviatenenti.com:习水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