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t id="fkfa9"><form id="fkfa9"></form></tt>

    <cite id="fkfa9"><span id="fkfa9"></span></cite>
      <cite id="fkfa9"><form id="fkfa9"></form></cite>
      <cite id="fkfa9"></cite>
      <ruby id="fkfa9"></ruby>
      <rt id="fkfa9"></rt>
      <b id="fkfa9"><noscript id="fkfa9"></noscript></b>

        飛天文學網,筆下文學,你永遠的心靈家園! 繁體中文 網站地圖

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筆下文學 >> 大家讀文 >> 簡媜 >> 內容

        夢游書

        作者:簡媜 時間:2010-3-25 11:36:21 點擊:7137


        夢游書

          有人活著,為了考古上輩子的一個夢,有人不斷在夢簿記下流水帳,我都算,卻常常從現實游走出來,雖然很努力找一塊戀情的雙面膠黏了雙腳,發現連腳下的土地也跟著游走了。
        所以,已在現實扎營的你,不要懷著多余的歉疚鼓勵我找新布告欄,還想叫人用圖釘把我釘牢——在你的布告欄已貼滿又無法撕去舊海報的困窘下,讓現實的歸現實,夢游的歸夢游,生命不止存在單一世界,夢游者不讀現實憲法。
        我必須寫下一些東西給你,若你忽然想見我,手邊有一疊夢游指南。
           銜 文 字 結 巢
        文字是我的癮,夢游者天堂。它篡改現實,甚至脫離現實管轄,只有在文字書寫里,我如涸魚回到海洋,系網之鳥飛返森林,你一定明白做為人本身就是一種囚禁,復雜的人世乃復雜的防盜系統。涉世愈深,經驗的悲歡故事如一道道鎖,加強了囚禁(你身上的鎖是我所見過最多的,可以開鎖店了。)宗教是古老的開鎖行業,但長期幽禁使人產生慣性,渴求自由又不信任自由。就算撬開腳鐐,仍以禁錮的姿勢走路,鐐銬已成了他的安全。人轉而對死亡懷抱浪漫幻想,以“終極解脫”之名安慰生者與逝者。死亡是被迫解脫的,與初始被迫囚禁同理,毫無光彩可言。與其等待最后釋放不如設法從現實牢房逃獄,文字,就是我的自由,我的化身魔術,用來儲藏冰磚與烈焰的行宮。文字即叛變。
          現實里時間與空間對我們不夠友善,你的晝是我的夜,每回謀面,亦如湍流上兩艘急舟,忽然船身相近,又翻濤而去,終于只看到壯闊河面上的小閃光,舟中人的喊聲也被波瀾沒收了,不需要跟誰上訴這種冤,眾神也有他們不能逾越的法律,我早已缺乏興趣翻案。如果,廝守意味著能在現實共掌銀燈相看,我寧愿重下定義,廝守即超越,在不可能的巖岡上種出艷美花園,在無聲無影的現實,猶能靈魂牽手,異地同心。
          不給我秩序,我去秩一套秩序;不給我天,我去劈一個天,生命用來稱帝,不是當奴隸。
          你在無計可施時,常用縹緲的喟嘆:“上輩子一定是你遺棄我,才有今生等我之苦!”
          上輩子已在孟婆湯碗中遺忘了,恩怨不能一筆購銷嗎?若依宿業之說,你我各自償債還愿之后才道途相遇,可見不是今生最迫切的帳,我甚至認為相逢時已成定局最好。稍早,我未從現實律則掙脫,就算你我結廬,難保不會誤執性格之劍,一路葬送我們都已滄海桑田過,磨盡性格內的劣質,正在渴求恒常寧靜,布施善類的時刻。(有時,我反而感謝你的過去,她們為我做工,磨出鉆石。)
        如果要遙想前世,寧愿說我們曾是荒野上并肩作戰的道義交,分食戰糧,同過生死的。山頭某夜,秋空的星點寥落,野風幽冥,你在我懷中垂危,說:“親兄弟,無法跟了,但愿下輩子再見一面,好多話還沒說……”我答應過你,不管多難,一定見面。你看著黑夜中的我,逐漸閉目;我懷抱著你,不斷復述我們的約定,直到秋晨,親手埋了你。
          今生在初秋山頭相逢,純屬意外。當時互通姓名握手,你的臉上布著驚愕,手勁分外沉重。我依照往例遠遠走避擾攘人群,獨自閑逛,那是我離開職務前最后一次盡人事的旅行,人到心未到。你喊了我,我不認為除了虛應工作范圍還能與你談什么內心風景,一向堅持萍水有萍水的禮數。然而,那是多么怪異的一席話!我們宛如舊識,單刀直入觸及對方的底弦,借古老的悲劇人物暴露自己的性格伏流,交淺言深了。秋宴散場,我本以為一聲道別,各自參商;次日,又鬼使神差見了十分鐘的面。回想這些,深切感到在即將分飛的危急時刻有一股冥力撮合我們。如果,我早半分鐘出門赴宴,那道臨時托人代他去向你做禮貌性辭行的電話便接不到了,我也不會在槭蔭之路尋思:送什么最適合即將赴機場的人呢?一輛發財車停下小販搬出幾箱水果正要擺攤,遂自作主張選幾個寒傖的水果,送給你臺灣的滋味吧!這些來得自然簡單,一日夜間相識相別也合情合理,我很快轉身了。直到你的信如柔軟的繩索,輾轉套住一匹揚蹄的野馬,那時,我正在懸崖。
        回或不回?依往例,不回。你的信躺在案頭,看了又收,收了重看,字句中那股誠懇滲透了我,甚至推敲,你一定揉掉數種敘述方式才出現這般流露,一信等于數信。不需要什么理由了,以誠懇回答誠懇。
          “不管多難,一定見面!”忽聞空中諾!
          你隸屬的現實于我全然陌生,我的草根風情你不曾經驗,你長我甚多,依世俗輩分,應執弟子禮,卻無礙神游,魚雁往返種有一種熟稔被喚醒,仿佛這人早已論交,曾在大漠狂沙中同步策馬,飲過同一條怒江,于折兵斷卒的征墟上,向蒼茫四野喊過對方的名字……那么早殤的你如今回來了,依舊男兒氣概;晚逝的我住進尷尬女兒身,我們還能兄弟相稱嗎?
        記得第三次見面已是次年,不約而同為對方備禮,又不約而同送了一枚綠印石。當時為這種“印證”而心驚,仲春的風雨山樓,人跡罕至,遠處隱約鳥鳴,你我一壺茶對坐,沉默勝過言語;時光兩堤中,漫長的流浪與幻滅,都被擊窗的雨點說破。是的,說破了一匹駿馬躑躅于荒煙亂冢,墓中人魂未滅,戰袍已朽的滋味;將軍飄零,看寶劍被村童執來驅雞趕鴨的滋味,今生又如何?看人去樓空,一磚一瓦猶回響舊人昵語;看燦爛情關,引路人忽然化為毒蟒噬來,抽刀自斷一臂,沿血路而逃……敗將無話可說。沉默里,明白自己是誰,眼中人是誰,兄弟結義也罷,今日戀侶也罷,我們只不過借現實面目發揮,實則而言,你是男身的我,我是女貌的你,情感呼應,性格同源。
        這樣的遇合絕非賒債結帳之類,苦,無以寄生。今世所為何來,說穿了不過是一趟有恩報恩、有愿還愿、有仇化仇之旅。現實給予多少本分,傾力做出份量的極限;不愿偏執殘缺而自誤,亦不想因人性原欲而磨難他人。任何人不欠我半分,我不負任何人一毫,只有心甘情愿的責任,見義而為的成全。
          我們唯一遺憾是無法聚膝,然而這也不算,靈魂遙遠才叫人飲憾。現實若圓滿無缺,人的光華無從顯現,現實的缺口不是用來滅絕人,它給出一個機會,看看人能攀越多高,奔赴多遠,堅韌多久?它試探著能否從獸的野性掙脫為人,從人的禁錮蛻變出來,接近了神。
        是的,我遇到了最好的你,得到了最好的機會,銜文字結巢,與你同眠。
        比大地遼闊的是海,比海洋廣袤的是天,比蒼穹無限的是想像,使想像壯麗的是靈。
        我們的草舍不在人間,鑰匙藏在文字里,當你撕開封口,有一道浮雕拱門引你進入,看見數張如織花魔氈的信箋上,我來了,喊你,跟你同桌雄辯人事,躲入書齋推敲文章的肌膚,忽然嗅到一股桂花味的寂靜,轉身對你說了;時而剝理一截關于你的怪夢;或只是感冒,寄幾聲咳嗽給你;無人的黃昏,陪我漫步,在深山古剎迷路,卻撞見一樹出墻杏,紅得無邪;或肅穆地在茶煙裊裊中對話生命奧秘,引據過往滄桑,印證以貞靜的清白通過塵淵,終究完成尊貴的今生……
        使靈魂不墜的是愛,使愛發生烈焰的是冰雪人格。
          多年來,捧讀你的信札仍然動心,我走進雕門,尾隨你看見那株“純粹以單瓣的語言,盡情為一個薄幸的夏夜而怒放”的木蘭樹;暮春園徑,有一道紫霧在腳下漂浮,我嗅到落英體香了;你仍舊以舊步伐走入繁重的白晝,為人做嫁衣裳,衣成,看見你的頭發多一寸雪意;你說,轉身問某個字怎么寫,忽然驚覺我不在身邊;深夜不寐,行至院落,中天月色姣好,不知身在何處?你說,會不會逃不住宿命的飄零,人面桃花成空?你問哪里才是原鄉,載欣載奔,捧著名姓寫入族譜?你說,不如學古人,長嘆后將燈捻熄……
          我藏在你的襯衫口袋,如同你已編入我束發的緞帶里,我們分頭擔負現實責任,不能喊苦;亦不愿圖謀一己之樂而揚棄良知——人格裂痕的愛,毫無莊嚴可言。我們太明白對方要典藏的是什么,故萌生比以往更堅強的力量服現實之勞役;你我一生不能只用來求全彼此私情,我們之所以互相珍貴,除了愛的真誠,亦涵攝能否以同等真誠克盡現實責任,實踐為人的道義。若缺乏這份奇俠的精神,毫無現實底基的交往,早已潰散,不過是諸多緣滅之一,就算生命允許以百千萬個面目在百千萬個輪回中重來,我也不想再見你一面,緣之深義,歸之于人,緣起,暗喻一種未了,去存續遙遠前的一愿,或償清不可細數的積欠。若能善了,雖福分薄,緣罄卻未滅,生離惻惻,吞別吞聲,都能以愿許未來愿,平心靜氣等待另一度緣起。若緣聚時,我揚善而他人以惡相向,問心無愧后隨緣滅去,一了百了。
          你我身上各有數樁輕重緩急的緣法,彼此不能取代,若你傾戀我而背離其他,你仍不義;若我執著你而揚棄其他,我亦不義。愛的原力,使我們變成行義的人,以真誠涵攝了現實的人,則不足為奇的戀愛,因容納而與恒河等長,生命因歡心受苦而與須彌同高,你所完成的尊貴將照射我,我也拿出同質尊貴榮耀你,兩情既已相悅,人以國士待我,我以國士報之。
          我們學習做出這樣子的人,而后在所剩無多的秘密時光,回到空中相會。五年來草舍印心,我才肯輕聲對你說:我在的鄉就是你的原鄉;不管往后我以何種身份與何人了結何法,宿命里永遠有你一席之榻,你可以來,與我相對無言,或品嘗你份內的桃花。
        讓現實的捕快去搜索吧,我們安然不動,就算上回見面是今生的訣別,我亦平心靜氣,死亡也有管不到的地方。
          如我們約定,將來誰先走,把龐大的信札交給對方保管,允諾不流入任何人眼底。我又不免遐想,有那么一天,當我們已知死亡將攫走其中一人,還能有最后一夜,把書信都帶來,去找一處寧靜的湖泊,偕會,你把我寄你的信遞給我,你當我;我用你的信回你,我換做你,讀罷一封,毀一封,說盡你我半生,合成一場,不悲不喜地相互道珍重,祝福生之末旅,逝者遠途,一路順風。
          如果,連這一天也沒,最后離開草舍的,記得放火。


        .

          【申明】飛天文學網,筆下文學,許多資源來自網上,供廣大同好欣賞學習,并不代表本站觀點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果侵犯到您的權利,敬請告知。
         內容來自:網絡
        共有評論 相關評論
        發表我的評論
        • 大名: 登陸后顯示大名
        • 內容:
        • 驗證碼: 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
      1. 飛天文學網 筆下文學(www.hndth.com) ©2004-2021
      2. 本站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 站長:ftwxw@163.com QQ:84362953 京ICP備12001531號
      3. 1819彩票 www.jbjt888.com:榆中县| www.aacang.com:三台县| www.klkls.com:饶阳县| www.sunandsnowkennels.com:金华市| www.india-watch.com:丹东市| www.ecanvs.com:广饶县| www.masjixie.com:三台县| www.zzysww.com:建昌县| www.lwshengfeng.com:济阳县| www.zheduowang.com:吉林省| www.aashbooksplus.com:马龙县| www.juntongmould.com:邵阳市| www.conceptpromotions.net:巴塘县| www.abc-telecom.com:青阳县| www.cloncurrytravel.com:房产| www.w-wha.org:高邮市| www.well39.com:昌宁县| www.dracowar-gaming.com:满洲里市| www.twiceisniceshop.org:克拉玛依市| www.hkbfw.cn:五台县| www.n6858.com:浮梁县| www.crowsphotography.com:壤塘县| www.ym577.com:镇巴县| www.changinglivesdayspa.com:辽宁省| www.zj-888.com:长白| www.ziapoe.com:永城市| www.mysoamoa.com:宜春市| www.arecipesite.com:泗洪县| www.gmbmw.com:边坝县| www.rcsellshomes.com:郧西县| www.gzmaituo.com:河北区| www.abtans.com:边坝县| www.acseconference.com:葫芦岛市| www.reward-risk.com:咸阳市| www.madebyflek.com:辽源市| www.jhjzqc.com:盘山县| www.dvmus.com:宜州市| www.maritimelawyer-china.com:德惠市| www.karakitap.com:嘉鱼县| www.flooringhelper.com:都安| www.r7767.com:修文县| www.xyyueqi.com:绥德县| www.alldownloadstuff.com:高陵县| www.lysyjj.com:酒泉市| www.ag88829.com:丽江市| www.jhkangtai.com:达孜县| www.chenxuan88.com:溆浦县| www.kocblog.com:张北县| www.possn.com:成都市| www.onlinefloraldesign.org:红原县| www.webz-international.com:新津县| www.wwwhg7863.com:乌拉特后旗| www.h-touzi.com:理塘县| www.520lei.com:顺义区| www.kennedypromotions.com:尼玛县| www.youetme.com:大名县| www.livemallorcahostel.com:通江县| www.mikepetch.com:高邑县| www.cantastorie05.com:宁波市| www.smartwhitesmile.com:文登市| www.eyecandyunlimited.com:库尔勒市| www.kidizzle.com:鸡东县| www.anonyourvoice.com:治多县| www.tea778.com:泊头市| www.zjoydq.com:邯郸市| www.wfhtdr.com:永靖县| www.jsghz.com:南华县| www.digitalcartonprinter.com:克什克腾旗| www.mwakazi.com:根河市| www.latribune221.com:鱼台县| www.classicblindscc.com:虹口区| www.tms16.com:临夏县| www.bostonwhale.com:赤壁市| www.686684.com:马关县| www.guitarquest.net:伊春市| www.easterlingtribe.com:潮安县| www.chengziw.com:泰和县| www.ylsqsly.com:永顺县| www.byopi.com:澄江县| www.coocooconcepts.com:包头市| www.ntlxx.com:三门县| www.iseshu.com:东平县| www.jumpingjacksjumps.com:漯河市| www.fzjiaolun.com:宁津县|